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頭部遭RPG命中而不死的戰車車長:尼克‧波巴蒂奇軍士長

頭部遭RPG命中而不死的戰車車長:尼克‧波巴蒂奇軍士長

(Source:USMC)

在2004年4月的第一次法魯加之戰(First Battle of Fallujah)之中,隸屬於第1戰車營C連的尼克‧波巴蒂奇軍士長(Nick Popaditch Gunnery Sergeant),擔任的是M1A1戰車排的排副,而他所屬的戰車部隊則在4月6日接獲第一次此戰的命令,內容為一群遭到埋伏的步兵巡邏隊解圍。

法魯加的叛亂分子並非泛泛之輩,他們除了戰術靈活以外,手中還有非常大量的RPG,在挺進的過程之中,有一名叛亂分子手持RPG朝波巴蒂奇的戰車發射,精準地命中了砲塔正面裝甲,但沒有造成任何傷害,而雖然叛亂份子快速地躲回石牆之後,消失在大家的耳目之中,但這種小聰明並沒有辦法對抗波巴蒂奇手中的50機槍。在不知道敵人躲在牆後何處的情況下,波巴蒂奇恣意對那面牆掃射,並將石牆開打了篩子,而那名叛亂份子再也沒有冒出來過。

波巴蒂奇回憶道,雖然這裡RPG很氾濫,但真正對戰車的障礙卻是纏繞著鐵絲網的路障以及路邊炸彈。而就跟一戰時期的老前輩沒什麼兩樣,戰車還是會擔心異物纏繞入懸吊系統之中,只是可以承受的強度不一樣而已。在現代科技加持之下,美軍可以一直奮戰到深夜,並讓夜晚成為自己的優勢,而波巴蒂奇以及其他友軍也一路奮戰至4月7日的凌晨0400時才稍作休息。

站在地上者就是尼克‧波巴蒂奇軍士長。(Source:USMC)

但叛亂份子從未放棄逆襲過,在天光將亮之前,站哨的步兵射殺了三個偷偷摸摸的叛亂份子,因為他們嘗試在夜裡摸掉熟睡中的戰車兵。在拂曉之時,波巴蒂奇以及其他戰車兵再次將戰車發動,並開始逐巷掃蕩叛亂份子,而在他與自己的戰車:碎骨者(Bonecrusher)一向在面對敵人是所向披靡的,一直到威脅從後方出現。

一名判亂份子在所有人都沒注意到的情況下,溜到了碎骨者的後方,接著發射了一發RPG。這一發RPG彈頭命中了波巴蒂奇的頭盔,並直接引爆開來,而高爆穿甲彈的射流雖然僅擦過波巴蒂奇的頭部,但爆炸威力以及破片卻徹底撕碎了頭盔,摧毀了右眼,並將一片如一分錢大小的碎片射入波巴蒂奇左眼後的視神經,讓他瞬間全盲,並且暫時摧毀了兩耳的聽力。

此外,彈頭爆炸的破片也對射手和裝填手造成傷害,只是情況並不嚴重,而全車唯一還能正常作戰的就只剩下駕駛手。同時彈頭的爆炸也讓砲塔欄後雜物欄發生火災,只是這個問題並沒有影響戰車的運作。

奇蹟似的是,波巴蒂奇雖然遭到重創且又瞎又聾,但他還是試圖用觸覺和記憶,躲進砲塔欄內,而駕駛手則火速地將戰車開回到後方。根據其他人回憶,波巴蒂奇全身都是血,並從砲塔內被抬了出來。為了不讓他陷入昏迷,海軍的醫療團隊不斷地問他基本的問題,例如血型之類的,同時評估頭部的傷勢。

最後,波巴蒂奇被送上醫療專機,並前往德國的軍醫院進行救治。在經過漫長的手術之後,他恢復了左眼的視力以及聽力,並且回到國內重新開始人生。

尼克‧波巴蒂奇軍士長參戰中與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