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人才招募中心
展開廣告內容

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美海軍新策略白皮書:強調高強度水面戰

美海軍新策略白皮書:強調高強度水面戰

隨著本世紀20年代的來臨,美國海軍已經意識到當代的環境已經不若冷戰後一樣,而是必須面對復甦的俄國、崛起的中國在海權上的挑戰,因此美國海軍勢必再調整心態,以面對一場自冷戰結束後便不再出現的博弈.....(Source:USN)

美國海軍在1月9日釋出了一份全新水面艦艇策略白皮書,白皮書內容透露了美國海軍期望如何面對自冷戰結束後就不曾面對的高強度戰爭局面。該文件旨在填補數個從過去兩年便開始進行的軍力進步化過程中的不足處,

據羅登(Tom Rowden)中將表示,為了能邁向未來,海軍正在建構願景,但卻也可能把重點放錯,因此這份文件可以說是我們的北極星,而早在三、四年以前海軍就開始針對各方針進行積極討論,接著再開始匯集這些方針整合成一個大方向來帶動整體資源,而對於羅登而言,這個方向指的就是「海洋控制」(Sea control)

但海洋控制並不是隨時隨地控制所有海洋,而是能在區域海域需要介入控制之時具備能力和數量來執行任務,同時控制的時間也必須足夠讓海軍達成需要達成的任務目標,這種海洋控制方式正是驅動冷戰中美國海軍一切的原動力。

 

必須跳脫21世紀初的思維,重回冷戰的海洋控制

在冷戰時期,艦隊一旦出海就必須與蘇聯海軍玩起海上角力遊戲,但隨著蘇聯瓦解的那一刻,美國海軍便開始轉為兵力投射的腳色,而非與他國爭奪海權,但美國海軍已經意識到這種思維已經落伍。(Source:USN)

羅登對此解釋道,海軍在冷戰期間出航時,總是要與蘇聯海軍玩起暗中角力的遊戲,但當蘇聯瓦解而冷戰結束後,他們在短時間內便大規模縮限了一度輝煌的蘇聯海軍數量,而美國海軍也從那一刻起,突然擁有地球表面每一吋大海的控制權。

而在失去蘇聯這個對手之後,美國海軍從第一次波灣戰爭至現在進行式的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已經變成著重於陸攻和肩負反彈道飛彈責任的部隊,但傳統的高強度戰爭卻已不再是海軍的認知中心與實際作戰的重點。舉例來說,最後一艘配備超地平線攻擊能力反艦飛彈的伯克級飛彈驅逐艦是1999年成軍的DDG 78波特號(USS Porter)。

不過,羅登認為美國海軍現在要開始注重不同發展方向了,並且重新思考兵力投射以及海洋控制間的平衡。

 

舊瓶裝新酒:改進現有武器、平台

透過修改,海軍可以讓許多原本只有單用途的武器轉為多用途,例如讓標準6型飛彈具備防空能力以外,現在還增添了面對面攻擊能力。(Source:USN)

在2015年初,海軍宣布要以全新的「分散式殺傷」(Distributed Lethality)概念面對未來所要著重的應對高強度戰爭能力,該概念旨在透過改造現行武器並擴大水面艦隊的攻擊能力,同時也將改變戰術且加速更多船艦的武裝化,或是令原有的武裝更加強大。

對於海軍而言,全新的策略指出了四個主要投資方向,第一為增加水面艦的火力,第二為支援海軍的遠期造艦與現代化策略,第三為增進戰鬥空間態勢感知,最後是增進水面艦隊的知識化程度。羅登表示:「為了要達到武器和武器系統的最大效能,我們必須探索如何能快速地改造它們,以標準6型(SM-6)飛彈來說,這款飛彈原本只是用來作為面對空武器,但我們能透過修改,讓它增添面對面攻擊的能力。」此外,海軍也正在開發反艦型的戰斧巡弋飛彈(重新研發),以及檢視洛馬(Lockheed Martin)的遠程反艦飛彈(LRASM)、康士博格(Konsberg)的海軍打擊飛彈(NSM)以及波音(Boeing)的增程型魚叉飛彈(Harpoon)增強反艦作戰能力的效能。

而為了提升既有的平台戰力,海軍也正在規劃多種艦艇的現代化作業,例如提康德羅加級(Ticonderoga)飛彈巡洋艦。在原始規畫上,提康德羅加級原本應該在本世紀20年代初就開始退役,但事實上在搭配強大的戰鬥系統後,老巡洋艦仍然是非常有戰力的平台,羅登指出,假如海軍高層決定用比較低的成本,但在縮減艦隊結構規模的情況下提昇現代化程度,提康德羅加級應該會繼續在20年代服役。

 

艦隊固然強大,水手才是核心


不論裝備如何改進,水手才是真正的操作者,而他們的熟練程度亦將左右艦隊是否能真正在複雜、高強度的21世紀海戰中生存。(Source:USN)

除了硬體以外,海軍也著重軟體的升級,其策略主要是透過改進任務規劃軟體、給指揮官的戰鬥管理軟體、管理單位與常備軍級的射頻設備等以強化作戰系統能力,其依此改進的整體目標也旨在取得先進電磁機動作戰(EMW)科技的優勢,例如水面電戰改進計畫(Surface Electronic Warfare Improvement Program)。

儘管海軍如此著重軟硬體的升級,但真正能決定是否適應新時代來臨的人員素質才是主因,因此海軍也將會著重人員的訓練,使之適應在全新作戰環境中以全新裝備作戰,並且達到最佳作戰效力。

 

資料來源:https://news.usni.org/2017/01/09/new-surface-warfare-strategy-emphasizes-high-end-surface-warf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