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人才招募中心
展開廣告內容

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淺析以航空隊為主力的美利堅號 (下)

淺析以航空隊為主力的美利堅號 (下)

接續前文  淺析以航空隊為主力的美利堅號 (上)

 

兩棲突擊艦負責空中投射、兩棲船塢運輸艦負責海上投射

美利堅級兩棲突擊艦LHA 6美利堅號(USS America)為了容納更強大的航空隊,取消了井圍甲板、增加機庫與甲板空間,例如陸戰隊曾一口氣將12架F-35B放上艦進行「閃電航母」概念驗證測試。(Source:USMC)

.....儘管沒有井圍甲板的LHA 6美利堅號(USS America)受到了各方的質疑,但第三陸戰團二營營長霍伊爾(Ryan Hoyle)表示這種作戰模式的優勢很明顯,美利堅號沒有井圍甲板而無法使用海運艦對岸能力,但與它搭配的是有井圍甲板的LPD 22聖地牙哥號(USS San Deigo),因此美利堅號在發揮強大的空運能力的同時,聖地牙哥號則放出登陸艇進行搶灘,而將兩種運輸任務以不同的專業化平台區隔開來也能增加安全性。雖然以兩種不同平台分別執行運輸任務,會對指揮與管指能力造成一定的挑戰,但陸戰隊與海軍終究會習慣這種作業模式,因為一個陸戰營通常是由兩棲預備支隊中的三艘船艦分別搭載,而在環太平洋軍演中,三艘船艦就在同一個區域內同時發起了兩棲突擊作戰,達到最大的兵力投射效果。

不過,在現實世界中不一定能夠如此,在現實世界中,兩棲突擊艦有時只有船塢登陸艦(LSD)伴隨,而兩棲船塢運輸艦(LPD)則獨自進行作業。因此未來的陸戰遠征隊指揮官必須考量應該攜帶什麼裝備,同時思考裝備如何分配到各艘船艦上,這樣才能知道分離/集結後應該如何運用兵力。據美利堅號戰鬥貨物官杜希(Shane Duhe)四級准尉長指出,不論是海軍或陸戰隊的軍官都必須保持雙方間的良好溝通,同時清楚若兩棲預備支隊(ARG)分離後會對作戰效能產生什麼負面影響。以上面提到的例子來說,如果ARG中的LPD 22聖地牙哥號缺席,那整個支隊就只剩下LSD 52珍珠港號(USS Pearl Harbor)的2艘LCAC氣墊船可以執行海運任務,進而對ARG海運能力造成減損的後果,因此指揮官必須清楚了解到獨立與分離使用的利弊。

一支兩棲預備支隊(ARG)通常包含一艘兩棲突擊艦(LHA)、兩棲船塢運輸艦(LPD)、船塢登陸艦(LSD)。(Source:US Navy)

杜希舉例道,假如陸戰隊選擇攜帶傳統編制的載具和武器以達到作戰任務需求,那陸戰遠征隊就必須大程度地仰賴LPD,因為美利堅號本身無法運送重型載具,例如M1A1戰車、LAV-25輪甲車、後勤戰鬥部隊的加油車、維修車、推土機以及其他重裝備等。儘管軍方目前不夠了解當由LPD完全搭載地面重裝備,而兩棲突擊艦完全搭載ACE時,在分離的ARG行動中會有什麼影響。但據杜希表示,陸戰遠征隊可能會採取另一種折衷方案,也就是在依賴較少重裝備的情況下改變作戰方式,假如一艘LCAC只能搭載一輛戰車,而一支ARG又只有四艘LCAC時,陸戰遠征隊可能會想辦法在沒有戰車的情況下達到完成任務的需求。

至於美利堅號則將所有的空間挪給整支空中戰鬥部隊(ACE)使用,據貝茲敘述,美利堅號不僅可以容納整支ACE,甚至還有額外的成長空間,因此未來搭載上艦的ACE可能會規模更大,據悉,陸戰隊在艦上做過12架F-35B上艦的「閃電航母」概念驗證正是為了要檢驗它是否有能力搭載更大的ACE。

 

強大指管能力:適合擔任陸戰遠征旅的旗艦

美利堅級的強大指揮管制能力適合作為陸戰遠征旅的旗艦。(Source:US Navy)

大部分對於美利堅號的討論焦點,主要都著重在新船艦設計和它作為兩棲預備支隊旗艦時所能執行的任務,但杜希認為這艘船艦事實上更適合陸戰遠征旅(MEB)級的任務。MEB是陸戰隊中的中量級遠征戰鬥部隊,規模為2~5支ARG/MEU所組成,其組織數量依據環境而定,而美利堅號所擁有的特質正好能做為MEB的旗艦。

美利堅號擁有寬敞且模組化的指揮與管制室,並可以依照任務需求安插不同的新系統進入開放式架構,並讓指管人員與其他船艦、地面部隊,甚至在必要時與其他國家的部隊進行通聯。此外,美利堅號待在海上的時間也比其他船艦久,它可以裝載130萬加侖的航空燃油,但胡蜂級就只能裝載40萬加侖,而艦上也採用主要提供動力的燃氣渦輪引擎,以及在低速時推進的柴油引擎兩種選擇,這意味著美利堅號的油耗量可能只有其他兩棲運輸艦的一半。

基本上,美利堅號就是支援MEB作戰任務的絕佳船艦,而杜希也特別強調,他不僅不認為美利堅號在未來MEU的應用會跟傳統應用兩棲突擊艦一樣,也不認為美利堅號原本在設計時是為此而生,但他認為這艘船艦的未來還很久,也許會發現更多應用它的方式。

相較於有井圍甲板的胡蜂級,美利堅級首兩艦必須仰賴其他有井圍甲板的船艦進行海上艦對岸運輸。(Source:US Navy)

距今陸戰隊最後一次使用MEB編制投入作戰的紀錄,是代號土拉瓦特遣隊(Task Force Tarawa)的第二陸戰遠征旅(2th MEB)參與2003年伊拉克戰爭時,但要編成一支MEB需要驚人的時間與龐大的成本與資源,因此而在承平時期,使用MEB模擬大規模戰爭的演訓也需要付出高昂成本。但儘管近15年來的戰爭流行的是小部隊作戰,陸戰隊在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後期階段,更著重的是MEB而非MEU的指管能力,這對於美利堅號、的里波黎號而言正好是能發揮長才的機會。

在環太平洋軍演期間,陸戰隊運用MEB等級的指揮模式來指揮MEU規模部隊,一來這比較省錢,二來這能訓練到指揮管制能力,而運用MEB等級指揮模式也意味著陸戰隊必須與海軍保持良好合作。基本上,美利堅號在擔任MEB的旗艦時,就像1960年代無井圍甲板設計的LPH兩棲突擊艦一樣,它雖然是以MEU規模操作但領導5艘船艦規模的ARG,並利用其他5艘船艦彌補沒有海上艦對岸運輸能力的缺憾,就像美利堅號在擔任MEB一樣,靠其他有井圍甲板的船艦彌補。

 

更大的甲板與機庫:對陸戰航空隊的好處

美利堅號是專為陸戰航空隊設計的兩棲突擊艦,並支援F-35B、MV-22B、CH-53E/K等運作。(Source:LM)

假如美利堅號的出現拋出了地面部隊該如何使用該艦的問題,那這就會是空中戰鬥部隊登場並表現出以航空作戰為中心的好處的最佳機會。Purcell先談到船艦的設計帶給地勤組員的好處,特別是兩處於機庫內所提供的挑高空間,在軍演之中,有一次需要在機庫內維修一架魚鷹機,結果地勤組員竟然能在機庫內將機翼展開維護,這在舊的兩棲突擊艦上是不可能辦到的,假如真的要展開機翼,地勤組員必須把魚鷹機移到甲板上才能,但這又會影響到起降作業的進行。

除此之外,由於CH-53E在更換主旋翼時需要起重機與起重機,而歸功於挑高空間,只有美利堅號才能讓這種維護在機庫內進行,當然這樣的空間優勢也讓未來在搭載F-35B時能更加游刃有餘(舉例來說,你不會希望維護或移動時去擦撞到機翼讓匿蹤塗料破損)。

美利堅號上的機庫不僅較胡蜂級大上42%,機庫內兩處也有特別挑高,方便地勤人員進行維護。(Source:US Navy)

據艦上航空中級維修部門(AIMD)的助理維護官尼克漢(j.g Nick Hann)上尉表示,美利堅號不僅可以容納更大的飛機,也可以容納更多的數量,因為AIMD現在所在的地方,在以往的兩棲突擊艦上是井圍甲板的位置,在這裡可以使用升降梯、武器運輸電梯來運送物件,無需要為了不同的維護作業而在不同甲板間到處挪動。美利堅號上的AIMD就跟其他兩棲突擊艦上擁有的一樣,專門為航空器進行保補或修復作業,包括對機體與支援裝備完整性的非結構性檢查,以及一個能檢驗所有工具精準度的校準實驗室等多個功能,簡而言之,美利堅號的大空間讓AIMD的作業速度加快,也強化了空中戰鬥部隊的作戰能量。

據環太平洋軍演的艦隊指揮官戴希奈爾(Raymond Descheneaux)准將表示,他認為美利堅號這種新穎的作戰模式在未來必然會找到可被善用之處,在美利堅級改回井圍甲板設計前,海軍有LHA 6美利堅號和LHA 7的黎波里號可以驗證這種戰法的優勢,而當美利堅號與第15陸戰遠征隊聯合後,則更能進一步探詢這之中的細節。例如聖地牙哥號則會全裝載AAV7兩棲突擊車和兩艘LCAC氣墊船,因此在裝備的分配上會與以往略微不同,但重架構後的兩棲突擊能力卻令我們能擁有F-35B、MV-22B帶來的超地平線攻擊能力,而這將會徹底扭轉戰場的態勢。

戴希奈爾表示,早在美利堅號建造當時,就有很多人摸不著該這艘軍艦該如何應用的頭緒,但透由使用美利堅號的經驗,現在我竟發現它是如此優異的武器且我認為當我們開始廣泛使用F-35B之後,LHA 6和LHA 7將會變得非常強大,並令我們的兵力投射能力更上一層樓,而這些都是行使美國國家意志的利器。

 

資料來源:https://news.usni.org/2016/08/17/21198_underway_uss_am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