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淺析以航空隊為主力的美利堅號 (上)

淺析以航空隊為主力的美利堅號 (上)

LHA 6美利堅號(USS America)是美國最新也最特殊的一艘兩棲突擊艦,相較於以往能同時起降航空器、從井圍甲板中施放氣墊船的胡蜂級,它取消了井圍甲板將所有空間挪給航空隊使用,而這也讓陸戰隊和海軍開始重新思索兩棲突擊艦的定位與戰法。(Source:US Navy)

美利堅級(America class)兩棲突擊艦的首艦:LHA 6美利堅號(USS America),是一艘全新且極為特殊的兩棲突擊艦,因為相較於前級胡蜂級(Wasp class),美利堅號並未配備可以裝載氣墊船或登陸艇的井圍甲板(Well deck),因此不具備有將戰車和重裝備送上岸的艦對岸海運能力。

對於這項能力缺乏的擔憂,美利堅號在參與2016年環太平洋軍演之中似乎找到了解套方法,根據軍演所得到的回饋,只要願意更改一下陸戰遠征對(MEU)的編制架構,美利堅號在兵力投射上將能更迅速、靈活也更安全。據艦長貝茲(Michael Baze)上校表示,全新作戰概念是迅速機動性的空中突擊,因此陸戰隊的投射主力也變成輕量化連級部隊,並透過快速的MV-22B魚鷹機和CH-53E直升機實施佈署,而兵力投射的速度越快,對於陸戰隊和船艦而言都會提升在戰區內的安全性。

貝茲用一個最直接的方式比喻道:「我不要像諾曼第大登陸一樣還需要在岸上建立一堆補給,而是在遙遠的距離直接衝向目標。」

 

全新的作戰概念:以快速深入的空中作戰部隊為核心

透過能高速、遠程飛行的旋翼機,美利堅號能在遠距離將陸戰隊投射到目標區域,而非進行冗長且危險的傳統兩棲突擊。(Source:US Navy)

貝茲解釋為何在全新作戰概念底下不太需要擔心自艦的安危,由於大量配備了高速的MV-22B,現在兩棲突擊艦不需要離岸2~3英里來施放登陸艦,而是離岸遠達100英里的距離。換句話說,岸邊水雷、面對面飛彈等對我產生的威脅就小得多了,而美利堅號正好就是實現這種作戰方法的船艦。不過,過去15年來的戰爭型態也將陸戰隊塑造成一種適應當代戰爭的樣貌,例如載具裝有越來越多的裝甲以應付路邊炸彈,士官兵也配備更多的武器、裝備和護甲以應付詭譎的中東戰場,同時對於後勤的需求也日益繁重,例如重型推土機、維護車輛或其他支援部隊長期運作的後勤補給。

但美利堅號並不是一艘傳統的兩棲突擊艦,它是為了能運用旋翼機快速地運送大量人員和貨物而生,艦上有提供飛行器更優異、快速維護效能的強化維護設施,以及為了能容納更大、更多飛行器而比其他兩棲突擊艦機庫大上40%的機庫。Baze清楚地指出,如果陸戰隊想送戰車或重型後勤卡車到岸上,他們會選擇兩棲預備支隊(ARG)來執行這項任務,而不是挑快速、靈活且利於空中突擊的美利堅號。

在美利堅級造艦計畫中,海軍只會建造兩艘無井圍甲板設計的船艦,分別是現在已經成軍的LHA 6美利堅號(USS America)以及仍在建造的LHA 7的黎波里號(USS Tripoli),在此之後的LHA 8布干維爾號(USS Bougainville)將機庫與醫療空間縮小,以騰出空間設置供登陸艇進出的井圍甲板。在此之後,海軍目前沒有新的造艦計畫,但這個數量遠低於陸戰隊對兩棲突擊艦需求的38艘,即便將所有胡蜂級與美利堅級都算入也只有11艘(胡蜂級8艘、美利堅級3艘),因此如何將美利堅級的戰力最大化則是陸戰隊未來要面對的最重要問題。

 

專為陸戰航空隊設計的兩棲突擊艦:美利堅號

美利堅級的首艦:LHA 6美利堅號(USS America),是海軍針對未來陸戰隊遠征隊需求所設計的兩棲突擊艦,相較於以往的兩棲突擊艦,更大的甲板與無井圍甲板設計正是它最大的特色。(Source:US Navy)

為了能應付F-35B戰機、MV-22B魚鷹機在垂直降落的衝擊、引擎高溫廢氣、強風等,美利堅號的甲板必須在多個降落點採用昂貴的抗燒蝕止滑材料,但此舉不僅令它能操作的飛機種類增加,也擴展了魚鷹機可以運作的範圍。而在甲板底下,維護區域也適合容納未來陸戰航空隊會採用的飛機組合,據陸戰隊第463重型直升機中隊長伯希爾(Eric Purcell)中校表示,未來的陸戰隊空地特遣隊(MAGTF)將是一支以F-35B、MV-22B作為骨幹的遠征部隊,但很顯然的,F-35B和MV-22B都比要取代的AV-8B和CH-46來得巨大,因此也需要更多空間容納。

與胡蜂級(Wasp class)相比,美利堅號的機庫要大上42%,能攜帶的航空燃油也多上4倍,因為井圍甲板的空間全部被挪用作為機庫使用。此外,該艦擁有比以往兩棲突擊建更大的開放式架構指揮管制空間與能力,為的就是符合陸戰航空隊的需要,而全新的推進發動機也在工程間留有極為闊綽的升級空間。

美利堅級剖面圖。(Source:US Navy)

但美利堅級並不會永遠都是以航空隊為主的船艦,當談到第三艘將回歸有可以搭載氣墊船(LCAC)與登陸艇(LCU)的井圍甲板設計時,Baze認為這將會損失船艦內的容量,例如在執行人道救援任務時,魚鷹機可以快速地將醫生、食物、飲用水等補給等快速送往災區,且光是停在原地,兩棲突擊艦一天就可以製造20萬加侖的淨水。不過,假如今天要執行的是多達數百人的撤離任務,擁有井圍甲板的船艦就比較吃香了,因為它可以一次用一艘LCU或LCAC撤離完畢,但一次只能在幾十人的旋翼機卻要來回飛行數趟才能滿足同樣的運輸量。

在2017年,美利堅號將會與兩棲船塢運輸艦LPD 22聖地牙哥號(USS San Diego)、船塢登陸艦LSD 52珍珠港號(USS Pearl Harbor)和第15陸戰遠征隊(15th MEU)組成兩棲預備支隊/陸戰遠征隊(ARG/MEU)的聯合特遣隊,而後續的指揮官也會繼續找尋在快速空中機動能力與運送重型載具潛力間的平衡點。

 

兵貴神速:地面戰鬥部隊必須趨於輕量化

陸戰遠征隊儘管規模不大,卻攜帶了非常齊全的輕、重裝備,但若要更進一步提升機動性,陸戰隊可能要想辦法在沒有重裝備支援下達成任務需求。(Source:USMC)

美利堅號之作戰概念與以往不同的地方,在於若能讓陸戰隊能更進一步地讓MEU輕量化,兩棲突擊艦投射兵力的速度將會更快,並直接深入任務區域,而非以往還需搶灘並停下腳步後再實施深入打擊。同時船艦也能拉長離岸的距離,遠離陸基飛彈的威脅,同時讓陸戰隊免於沙灘上的地雷或其他守軍的威脅。

這個概念讓陸戰隊需要更多的驗證與規劃,不過在環太平洋軍演期間,第三陸戰團二營驗證了這種概念可行且運作順利,據營長霍伊爾(Ryan Hoyle)中校表示,當時它們將350名陸戰隊員從美利堅號運至岸上,而從聖地牙哥號上則運送了560名。相較於以往的作戰概念,陸戰遠征隊可能只需要空運一個連,但本次從美利堅號空運的卻是兩個連的兵力,因此,陸戰遠征隊會微調步兵訓練,讓他們都具備機降作戰技巧與資格。

據2017年接任美利堅號兩棲預備支隊的指揮官丹尼斯(Homer Denius)上校表示,新作戰概念下的陸戰遠征隊將會更加輕盈,因為部隊越輕巧,美利堅號越能支援規模更大的機動部隊,而這也在環太平洋軍演中獲得成功驗證。當地面部隊開往岸上後,伴隨部隊的最大型載具是澳洲的LAV-25,另一方面,一個陸戰隊連則從美利堅號上搭乘數架CH-53E,並在中午放飯前推進離內陸達50英里的距離,而在未來配備的CH-53K,則具有更強的馬力、酬載,並能兵力投射這件工作變得更容易。

一旦配備CH-53K,悍馬車和M777榴彈砲這類以往以LCAC氣墊船或LCU登陸艇運送的裝備,現在都可以靠CH-53K來空運,且現在也不會只是艦對岸的運送,而是艦對目標區的運送,這令地面戰鬥部隊(GCE)不需在搶灘後還建立灘頭堡。這樣的作戰方式與陸戰隊以往慣用的迴異,但外人是很難理解它的價值以及美利堅號所帶來的利益.....。

 

接續後文  淺析以航空隊為主力的美利堅號 (下)

 

資料來源:https://news.usni.org/2016/08/17/21198_underway_uss_america